绿巨人app官方地址

,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在这以后,老爷子的棺木也就消停多了,一直到了天亮以后,再到了晚上,也都是收拾平安无事的状态,我看着棺木下面的尸气并没有聚集太多。

看来,老爷子已经坦然接受了。

我再到了小少那边的灵堂查看着有没有什么情况。

小少这边是一片的冷清,只有楚思离一个人跪在这里,看着楚思离的背影,我不禁心里有点难受的感觉了。

我走到楚思离旁边,我也跟着跪了下来,对着小少得棺木,心里很不是滋味。

“我真是个不称职的哥哥。”楚思离突然的对着我说着。

“我们都还活着就是最好的了,这不就是小少想要的结果吗!”我都不知道怎么安慰楚思离,也就随便的说着。

楚思离也没有说话了,我们就这样陷入了沉默。

我们两人就这样一直跪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还是精神很好的样子,楚思离也是。看着楚思离还是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我也不知道我能干什么,我觉得我只有这样陪着他。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感觉周围的环境都已经变得亮了起来,这应该是天亮了。我们也该把这两具棺木给下葬了。

我把楚思离拉了起来,看着他通红的布满血丝的眼睛,我心里更加的难过了。

粉红色裙装清纯美女甜美写真

“好了,我们该送小少他们上路了!”我安慰着楚思离说着。

“其实,死亡并不是什么生离死别的,这对于死去的人来说,这反而是一种重生,我对爷爷的看法就是这样。”我把我的心里话给楚思离说了出来,希望能对他有点帮助。

“嗯,我知道了!走吧,时间差不多了!”楚思离好像是明白了什么的样子,脸上的表情都改变了许多。

我们来到老爷子这边的灵堂,这边灵堂的外面早就占满了人。

老霍他们在最里面,我们赶紧进去了!

我知道这些人大多数都是王家的一些旁系亲属,还有一些是老霍请来帮忙抬棺的,我们这点儿人可不够抬棺的。

我走进来的时候,听到他们这些王家旁系亲属在嘀嘀咕咕的说些什么。

“这老爷子怎么就死了啊,唉,肯定是……”

“哎,你小声一点,这个时候说这些干嘛!”

“怎么不直接火葬啊,搞这些东西干嘛,不嫌麻烦吗?”

听着他们七嘴八舌的议论着,看样子他们是根本不知道老爷子是怎么死的啊!

“老霍!谭金,爸爸。”我走进去,跟老霍他们打着招呼。

“好了,时间差不多了!”老霍说着,对着门外挥了挥手,只看见一群人就走了进来,同时,还有另外的人把小少的棺木给抬了进来。

这就是要讲究同时出棺,本来这些东西要看香人来注意时间的,但是,现在也没有这么多讲究了,我们都还是懂这些规矩的,谁来看这个时间都是一样的。

我们两波人都分别站好了位置,虽然我是小辈,但是,我还是站在棺木的前面棺头的位置,由我来做领头人。

我也觉得现在的自己有这个能力。而楚思离却是在小少棺木的棺头位置,这也是有他的自己的意思了。

我估摸着时间,预计着时间差不多了,我自己稍稍的一发力,同时对着大家喊着。

“起棺!”

我感觉着大家都在一起使劲,老爷子的这个棺木也直接被我们给抬了起来,没有什么意外,楚思离他们那边也是一样的顺利。

起初我还以为老爷子的着具棺木可能还会有一些意外的,不过,没有想到会这么顺利,这样反而就更好了。

我们走在前面,外面已经出了太阳,一片的阳光明媚,我只感觉微风不燥,阳光正好,心中一片坦然的感觉。

我们小心翼翼的从最上面的那一层别墅走到了最下面,我们给老爷子选择的墓穴的位置在他们这栋别墅所在的山的半山腰,老霍说是有什么特别的寓意。

不过,我倒是真的对这些方面没有什么研究,反正,听老霍的就是了。

我们一直从山顶抬到了半山腰的位置,我也是很久没有抬过棺了,这一路下来,还真的有点累人了,我看着一起抬棺的其他人,也包括老霍他们,都是气喘吁吁的。

到了老霍选择的这个墓穴的地方,我看着这个地势,只能说这个地方鸟语花香的,而且阳光位置很好,其他的我还真的没有看出来什么。

我们来到这里以后,这里早就有人接应了的,我们休息了一会儿,就要开始下葬了。

这个地方被分成了两个阶断,老爷子那个墓穴在最上面,而小少的就是老爷子下面,这还是要讲究长辈与晚辈的说法的。

我们先把老爷子的棺木抬到了他的那个墓穴的位置,我们纷纷找好位置,我自己也找好了位置。

“落棺!”我大声的对着大家说着,我们小心翼翼的把老爷子的棺木放进了这个已经准备好了的墓穴里面。

当我们把棺木放下去的一瞬间,棺木里面居然又传来了敲击声!!

这让我们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难道还会有什么不好的事发生?

但是,听着这个敲击声,好像并不是反抗的声音,我觉得更加的像是在传递什么信息一样的。

但是,我们所有人都是面面相觑的看着对方,害怕有什么事会发生。

不过,这个声音只是持续了一会儿,而且这个敲击声,好像还是有节凑的感觉。终于还是停了下来。

“这是怎么回事?”我们这一起抬棺的其他人突然问着我。

我望了望老霍,看他也有点焦虑的样子,不过我觉得我应该知道这是什么情况。

“我觉得,这是老爷子在给我们道别。”我缓缓的说着,怕他们接受不了。

听到我这样说,他们一个两个的都瞪大了眼睛,也包括老霍他们在内。

“道别?我怎么觉得这是要尸变的前兆呢?你懂不懂啊?”一起抬棺的另外一个人有点嘲讽着我的意思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