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uu9有你有我足矣com

后宫,叶皇后也很快得知了消息,但她并未作何反应。

待听闻元春求见,也是如常将其宣入寝殿之内。

元春显得异常的焦虑,进殿之后便对叶皇后福地泣诉。

叶皇后道“你弟弟的事我已经知道了,大皇子不修德行,肆行无忌,确实有失皇室体统。本宫对诸皇子虽有教戒之责,但大皇子毕竟是已故先皇后所出,又病患缠身,本宫倒也不好擅加苛责。”

皇后乃国母,有权教戒皇子公主乃至于宗室众子弟。只是她毕竟是二皇子的母亲,二皇子又与大皇子有储君之争,若是她出面教戒大皇子,难免惹人犯口舌之嫌。。

所以,对大皇子的事她向来都是不过问的。

这是她的端庄自持之处,也是景泰帝都敬重的地方之一。

元春闻言,似乎很失望,又道“那臣妾去恳求陛下,请他为臣妾做主”

叶皇后道“我劝妹妹还是不去的为好,陛下圣裁独断,对此事必定会有个处置。且陛下最不喜的便是后妃关心前朝之事,若是妹妹此去,说不定会令陛下心生不悦,对你弟弟反而没好处。待会本宫会派太医去荣国府,等他回来,自然知道你弟弟的确切伤情,你也不用过于担心。”

“谢皇后娘娘。”元春再拜而下。

叶皇后招手叫起,然后深深的看她一眼。

元春曾是跟了她七年的女官,她对她的性子和聪慧皆有所知。若是元春真的有意去向景泰帝讨情,现在便不会到长乐宫来了。

我心只能有你

元春肯定也知道却寻景泰帝并非明智之举,之所以如此说,不过是在她面前守拙而已。

对此叶皇后并没有怪罪的意思,她也不喜欢像吴贵妃那样的骄纵和自以为是的人。

“当然,你若是实在担忧你弟弟,可以前往宝灵宫为他祈福”

叶皇后说道宝灵宫三个字之时,难免顿了一下。

元春却不做他想,她能明白叶皇后之意。

宫中也是一方世界,上万双眼睛,不能去找景泰帝述求,难道还不能去给受委屈的弟弟祈福?也让宫中所有人看看,她们贾家,受了怎么样不平等的待遇。

于是元春应下告辞。

叶皇后以笑容送她出去,然后对身边的女官道“去太医院传本宫谕旨,命王太医前往荣国府探视贾宝玉的病情,然后回宫禀报。”

她,其实也很担心。

潇湘馆,贾宝玉牵着黛玉的手进屋之后,自然接受了好大一波来自姐妹们的盘问、关心。

贾宝玉都耐心回应着。

最后还是李纨怕贾宝玉被她们吵着太过伤神,提议说“好了,你们都先回去,让他自个儿先好好静养一下,等稍好些,你们再去探望不迟。”

迎春等人自然没有不应的道理,逐次依依不舍的告辞离开了。

李纨还要让贾宝玉回稻香村养病,只是贾宝玉央求让她先回,他有话单独和黛玉说。

李纨只是看他二人一眼,倒也没多说什么,把素云等丫鬟留下,自己领着李灵先走了。

然后丫鬟们也被紫鹃带下去。

房中,只剩下贾宝玉和黛玉二人。

贾宝玉见黛玉面色有些憔悴,不像是完因为担心他所致,便问她怎么了,身子可有不适。

他的声音温润而关切,让本来有些害羞的黛玉顿时又泪眼婆娑起来。

“你自己都伤成这样了,还来问我这些。”

黛玉哭着道。

贾宝玉将她揽入怀中,笑道“我这点小伤不算什么的,难道林妹妹没听说过一句话,刀伤,是男人的勋章么。”

“才不信。”

黛玉脑袋埋在贾宝玉的怀中,轻轻动了动,哼道。

贾宝玉按住她的脑袋,轻轻佛弄了一下她的头发“今日,可是吓着了?”

黛玉原本有些不喜贾宝玉摸她,闻言也愣住了身子。

她惯不会在贾宝玉的面前撒谎,她今儿确实担惊受怕了良久,因此沉默了一下,轻轻点了点脑袋。

贾宝玉立马搂得更紧了些,将下巴抵在她的发髻顶端,过了好久,悠悠道“等我伤养好了,我就去求老太太,让她将你许配给我。”

黛玉身子一僵,但却以贾宝玉完预料不到的速度,微不可闻的“嗯”了一声。

贾宝玉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又道“对不起,给不了你应得的名分。”

黛玉便撑起身来,仰望着他的脸,罕见不顾形象的用袖子擦了一把眼泪,眼中竟带着幸福之色,笑道“二哥哥不用这么说,我知道二哥哥这么做,是为了我着想,我,我愿意的”

贾宝玉也仔细的看着她的眼睛,直到确认她的眼中没有半分委屈和愤懑之色,这才又重新将她揽进怀里。

原本想着,

等到以后功成名就,再将宝钗黛玉娶进门,给她们一个较高的身份和地位。

只是如今看来,却是不能再等的。显然已经有人知道了他的弱点,且黛玉已经暴露在世人的耳目当中,若是再不能给黛玉一个名分,只怕以后还会发生这样的事。

哪怕他依旧能挡下正面的利剑,却挡不住无形的风刀霜剑对黛玉造成的伤害。

这是他不能容忍之事。

令他感动的是,黛玉的反应。

他知道,非是黛玉不知自重,而是她,真的对他相信了到了极致,相信他一定会爱护她,对她好。

平时最是花言巧语的贾宝玉,此时也说不出多余的话来,只能紧紧的环住怀中瘦弱的人儿,低声喃喃道“余生,你便是我最重要的人。”

黛玉闻声,在贾宝玉看不到的地方,面红耳赤起来。她心神颤颤,思绪万千,最终也化作一句心里的喃喃之语“傻二哥哥,你不知道,玉儿等你说这番话,等了有多久~”

晌午,大明宫总管再次降临荣国府,带来了皇帝的慰问和许多滋补礼品。

“今日之事,陛下已经听闻。大皇子误伤贾将军,已经被陛下重重的申饬过了,并且令他闭门思过,无令不许出门。

另外,这些东西都是陛下让老奴亲自送过来的,说是让贾将军好好在家将养身子,切莫对于今日之事耿耿于怀。”

荣禧堂,贾政看着满堂的黄封礼品,又听闻戴权口中之话,显得有些惶惶不安,一个劲儿的道“不敢”。

戴权倒也不在乎,等皇帝派来的太医从后面出来之后,便带着一道回宫了。

皇帝派太医,和之前皇后派太医过来的含义大致是一样,都是确认贾宝玉的伤势程度。所不同的是,一个是为了安心,一个是为了看看,是不是真的伤的有那么重

贾琏看了一下礼单,见到上面是上等的人参、肉桂,鹿茸、燕窝等物,暗自咋舌一番,又道“老爷,这些东西如何处置。”

“陛下仁厚,既然赐了他的,就部给他送进园子里去吧。”

贾政倒是不在乎这些东西。

贾琏虽然心中喜欢,倒也不至于谋夺这种东西,于是听命的叫人部送到了大观园。

hongloudaguizu